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明星八卦 >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文章来自:华夏人文
字体:
发布时间:2022-11-18 19:09:38
阅读:94

小风小浪原创出品

昨晚,《脱口秀大会》第五季落幕了。

这季的宣传口号是,"每个人都能快乐 5 分钟",然而节目办得实在不理想。

在收官之日,《脱口秀大会 5》的豆瓣评分定格在了 5.4 分,比当年号称笑果最垮的《吐槽大会 4》,还低了 0.5 分。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作为一个从《今晚 80 后》开始入坑脱口秀,还曾见过李诞染着粉色鸡冠头上台打比赛的观众: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看到《脱口秀大会》在种种因素的作用下,日薄西山,走下神坛,未免心生伤感。

尽管如此,在内娱综艺烂比烂的时候,观众依然需要它,哪怕它是个 5 分综艺。

我们需要它冒犯进攻的姿态,需要它肆无忌惮撕开现实的疤。

也需要它用快乐的段子,催我们分泌多巴胺,把阵痛的伤口暂时忘了吧。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就像鲁豫说的,大家想表达又无处可说的话,都藏在段子里。

我摘下来几句,同大家分享。

脱口秀:

内娱新型名利场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这季脱口秀,一开始就给观众打造了个内娱 1:1 复刻名利场。

女明星周迅那英,没怎么看过脱口秀,却成了拿捏演员去留的领笑员。

也成为第一个被骂出圈的 " 亮点 "。

当时在台上讲段子的是演员孟川,他说自己要为了给孩子找学区房上户口。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但预算有限,找房的范围渐渐从正常户型变成了凶宅鬼屋。

周迅在台下半眯眼睛,看起来是昏昏欲睡,后来有人说她手上类似戒指的东西是电子念佛器。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演员在台上讲买房哭、教育苦、升学苦,周迅在台下电子念佛。

哪怕是曾经在戛纳惊呼 " 好多人啊 " 的女星,哪怕你是 " 最烦装 x 的人 " 的快嘴大姐大。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那英越位,拍了大张伟的灯

女明星与众人间巨大的阶层差异,在此刻拉开。

快乐是有阶层的,明星与脱口秀演员之间如此,脱口秀领导与普通演员之间亦是如此。

脱口秀演员内部,有的元老骨干升职,从表演嘉宾晋升为半表演半改稿的 " 喜剧领导 "。

他们的话题,也从以前的婚姻、北漂、加班,变成成名后 " 朴实无华 " 的枯燥生活。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杨笠讲她接代言,Rock 在讲他上恋综,程璐讲他当笑果的领导,李诞偶尔串场,讲成名和离婚。

这或许是脱口秀大会带给普通观众的第一个教训。

娱乐圈名利场里,有意思的规则暗流涌动,放在明面上的只有腐朽和无聊。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毕竟即便领导们讲的太差,还是有人鼓掌,有人拍灯。

" 离婚女人,

只配听二手玫瑰?"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人一旦有了圈子,就会陷在圈子里,再也听不到外界声音。

以李诞为圆心,几位领导为半径画出的圈里,大家把自己圈里那些事无限放大。

离婚是男女双方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可能只有李诞这圈子人和离婚冷静期制定者不知道。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今晚 80 后》的程璐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跟思文同台 PK 的程璐

离婚后,思文短暂离开了脱口秀大会的舞台,她没有相同规模的平台可以反击或解释。

今年的脱口秀舞台上,跟程璐选在一个小组的思文,终于也讲起了离婚梗。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不同之处在于,她没局限在小圈子里。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从家里鸡毛蒜皮的小事,聊到了离婚女人的困境。

没上台的这些年,她化了妆就是强颜欢笑,没化妆就是憔悴落寞。

就连听歌,离了婚的女人也只能听二手玫瑰。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思文质问:难道离婚女人唯一的出路,就是重新拥有一段婚姻?

她没反驳这句话,但答案飘在空气里。

无独有偶,鲁豫在节目中对着调侃医美行业的男选手说:

" 造成这种现象,我觉得你们男士居功至伟。"

后来节目里,离婚梗的含量迅速降低,可能是程璐也迅速地被淘汰了。

" 你这是

傻悲啊 "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这一季的亚军,鸟鸟,性格内向,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好像学生时代每个班里都会有一位人狠话不多的学霸。

内向是她的姿势,进攻是她对现实的态度。

有人质疑她为什么这么内向还能上台表演,她回呛:

别人是争脱口秀大王,难道我是来当影后的?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有人问她是不是姓李,跟李诞关系好才能保住名额晋级。

她说,那为什么不能李诞随鸟姓?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她说自己只能记住网上这些质疑她的话,因为她对现实永远持悲观态度。

是的,就这样一张戴着圆眼镜娃娃脸,对付不了现实,只好拿自己开刀。

别人对着现实中的痛苦视而不见,这叫傻乐。

自己悲观地面对现实,却无力改变,眼睁睁看着一切来临,感受自己一点点死透,这叫做傻悲。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无可奈何,只有傻悲,也只能傻悲。

学生时代,人们能为自己的前途做的全部准备,不过是学习,也即课外兴趣班和课内刷真题。

等到自己拿着一纸文凭,走进社会,妄图大伸拳脚,施展抱负。

才发现自己还是只会刷真题。

然而在生活的茫茫难题错题里,没人再给你提供详细工整的参考答案。

生活给你的解答,就是小时候最讨厌的那个答案:

" 略 "。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你尝遍所有错题滋味,苦苦寻觅那个最优解。

在找到答案之前,生活对你说的只有 " 略 "。

看开点,也可能是生活再跟你伸舌头开玩笑," 略略略 "。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看不开,那就只有 " 傻悲 " 了。

"20 几岁的年轻人,

哪有这么多钱 "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鸟鸟有一张普通的脸,但她有不普通的脑子,也即我们普通人望尘莫及的努力御天赋。

有人长着脱口秀演员里 top3 好看的脸,却只能当个普通演员。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江梓浩,脱口秀元老级别的人物,庞博第一季夺冠时,他就已经作为正式选手参赛。

这些年,他看着一批又一批新手登台,又目送支撑不住的老选手退居二线。

陪跑 5 季,他终于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

某一场舞台被大家看见,实现了转评赞过百万。

流量大潮退去,他发现还是那个做不到顶尖,蹭别人专场走穴的普通人。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看惯了小红书成人礼提车法拉利,20 岁年入百万的所谓 " 干货 " 致富经验。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大多数 20 多岁的年轻人,还是只能在大房小厂当一颗螺丝钉。

租了好一点的房子,就只能将就着吃饭。

今天点了有些昂贵烧鹅饭,一顿拆成两顿吃,盘算着从哪里省下一笔钱能拼凑一季一季交齐的房租。

江梓浩干脱口秀这几年,跟我们这帮螺丝钉也差不多。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只有像庞博李诞这样的时运才华集齐了的人才能混出头。

在任何一个看似荣华的圈子里,成名与暴富都是万里挑一的 " 变态 "。

在小风浪中挺进,与生活搏击,这才是常态。

" 我们都有病,

只是我的比较明显。"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这是小佳上一季说的话。

小佳,出生时大脑缺氧,落下神经系统疾病,说话有些口齿不清。

他原本想说,有病的不是自己,而是这个世界。

他讨厌别人居高临下地怜悯他,把他形容成身残志坚的脱口秀演员。

王建国帮他改稿子,提到了这句话:

可能在这世上大家都有病,只不过小佳的病更明显一点。

今年才提到他这句话,是因为今年的舞台上,他好像真的与这个世界站在同一战线里了。

他有一份拿自己缺陷开玩笑的勇气,拿自己 " 励志故事 " 调侃所有人:

身残志坚小伙登上脱口秀舞台,你可以吗?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他说自己上节目最大的收获,就是能个跟别的演员一样,接商务赚钱。

哪怕记者问了一遍又一遍,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头一歪,坏笑着说: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最后一集的颁奖礼上,李诞可算办了件人事。

他真的给了小佳念口播打广告的机会。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小佳开心地背过摄像头,摇头晃脑,忍不住笑。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念完若干广告,他仰头看着身边的李诞:

我接到广告了,你可以吗?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脱口秀大会结束 ,

" 没根了 "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本季我最喜欢的段子,放在最后说,童漠男的作品《北下关》。

童漠男小时候有注意力缺陷,转了 7 次小学,不能适应环境。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对他绝望的父母,把他安置在 3 点放学,每天站在操场上晒太阳吹风的北下关小学里。

在北下关,童漠男度过了自己最快乐的童年。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没有被应试教育雕刻打磨,童漠男依然长成了爱文学、有思考的正常人。

只不过,后来北下关小学被其他小学合并,当年那个无忧无虑、踢球听风的童年,只能在记忆里飘摇沉浮。

童漠男的父亲在电话里通知他:

" 你没有根了 "。

每一个应试教育体制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应该都会有同感。

又或者说,每一个拥有 2019 年记忆的人,都会有同感。

当回忆成为奢望,现实与理想唯一的交集被掐断,通往快乐遥遥无期。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我们终将被时间裹挟,亦步亦趋进入拥挤的赛道。

而曾经充满快乐、激情、胡言乱语、冒犯戏谑的脱口秀,也跟北下关一样,不可避免地消失在这世上。

与其说我怀念的是脱口秀,不如说怀念三四年前。

那些线下演出照常,微博开放评论,大家脸贴脸合照,影视综百花齐放的日子。

我们都曾站在 " 北下关 " 的操场,夏蝉冬雪,不亦乐乎。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如今大部分人只能在下班后临睡前的交点,打开某个还算有点意思的节目:

让自己在这碎片化的休息时间里,轻松地娱乐。

因为这长达 5 分钟的快乐,可能是我们唯一能计较,能尽力抓住的东西了。

脱口秀大会,就值5分

邱瑞说,脱口秀演员像是城市里的电动车,可能没有非机动车道,但或许能挤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它是城市里唯一可以鸣笛的交通工具。

我们需要脱口秀,也因为它还能在某些夹缝中扯着喉咙,叫唤两句。

无论他叫唤的音调是高还是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