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前沿科技 > 互联网+ > 多条业务线大裁撤,字节教育回到孵化状态

多条业务线大裁撤,字节教育回到孵化状态

文章来自:浅蓝色の初夏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6-18 21:30:42
阅读:65

多条业务线大裁撤,字节教育回到孵化状态

封面来源|视觉中国

“光速裁员”

互联网教育行业的余震仍在继续中,这一次是字节跳动。

“整个教育业务的确出现了比较剧烈的大收缩。”一位字节教育的资深人士向36氪证实。据36氪了解,多数业务线裁员比例高达80-90%。

据大力官网显示,字节教育业务包括四大块:大力智能、智能学习、终身教育和职业发展、教育公益。其中“大力智能”包括智能台灯和大力家长;“智能学习”业务包括极课大数据和Ai学;“终身教育和职业发展”包括学浪和开言英语;“教育公益”包括潭水源教师社区。另外,在大力教育BU下,也有和抖音教育相关的业务——抖音青少年项目。

这次裁员中,大力智能、智能学习等业务线最严重,职业发展业务线等也被波及。

一位大力智能的员工向36氪透露,几天前的周会已经被leader通知了要裁员的事情,昨天HR过来谈离职流程,整条业务线除了留了少数人完成后续工作,其余全部裁撤。另一位知情人士则透露,这条业务线后续可能还会留下一小部分继续运营。

另一位智能学习业务线的员工则告诉36氪,几乎没有前兆,16日上午11点半开会通知离职,要求晚上七点前办完离职手续,七点关停飞书账号。正式员工和实习生基本上全部裁撤。“可以说是光速裁员,每科就留了一个人收尾。”

此外,青少年项目整体转移到了抖音团队,其中作为重点业务的抖音青少年模式团队波及较少,但尝试独立青少年知识短视频app的项目受到较大影响。据这条业务线的员工透露,自己16日被通知裁员时,并不在工区,但平时对接和合作的同事均被裁员。

除了上述业务线之外,有知情人士透露,包括学浪和开言英语在内的终身教育和职业发展线暂时还处于运营的状态之中,也有在职业发展线工作的员工告诉36氪,自己目前所处的部门暂时还没有受到波及。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开言的用户量还不错,不会轻易关停。”另一位接近学浪的人士则认为,学浪目前正处于发展期,有较大的人员调整,但业务有增长,后续这一业务还会继续运营。

相比前几次裁员早有风声,多数接受采访的员工都告诉36氪,这次裁员并没有任何前兆,相当一部分部门最近一直都在正常校招、社招,有员工提到,直到前两天才明显感觉到日常的工作量减少了。

此次裁员,正式员工和实习生分别拿到了n+2和n的赔偿,员工也可以选择转岗,部分研发并入其他部门。有上海字节教育的员工透露,本月20号可能还会有一波裁员约谈。

此次裁撤之后,字节教育留下的疆土已经屈指可数。有资深员工告诉36氪,字节内部的口径是,教育线的多数业务都会回到孵化状态之中。

字节教育前史

双减政策公布之后,去年下半年,字节的教育线迎来了多轮大裁撤。第一轮大裁员是在8月,字节将K12和低幼业务进行收缩,当时据官方回应,“GOGOKID”和“你拍一”业务暂时关停,清北网校、瓜瓜龙业务则开始转型。

据报道,当时,瓜瓜龙 8000 人的辅导老师团队有一半被裁撤。此后,在去年11月,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又进行了一轮大规模裁员,字节教育彻底放弃了中小学科的辅导培训,这一轮裁员规模接近2000人。

今年2月18日,大力教育的四大在线教育业务“GOGOKID”、“你拍一”、“清北小班”和“汤圆英语”都在其官网上发布了停运公告,并在去年年底前正式停止了服务。

虽然遭遇重创,但当时的字节教育尚未放弃,仍然在寻求转型的可能性。

双减政策出台之后,原本以学科培训为主的在线教育市场,集体转向了素质教育、职业教育、教育信息化和智能硬件。比如一起教育回归校内业务,猿辅导转向了教育信息化业务和智能硬件,高途全面转向了职业教育和青少年素质教育。

在去年几波大裁撤后,字节教育一度也是同样的思路,去年11月,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在内部信里提到,调整后教育业务重点为智慧学习、职业教育、成人教育、智能硬件以及校园合作等。学浪和开言英语主攻职业教育,大力智能主打智能台灯,今年还推出了青少年知识产品“好奇小知”。

但智能硬件市场盘子小,复购率也不高。这其中如网易有道这类能靠智能硬件获得几千万净利润的品牌是少数。

从此次大力智能的全面裁撤来看,字节的智能硬件可能也没有达到期待。此前就有消息称,硬件线的大力智能台灯会并入Pico,有接近字节的人士透露,这次变动后,一部分大力教育的员工会转入Pico。

职业教育则被部分员工视为现阶段教育业务线做得最好的业务,但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相较学科培训而言,参培率也较低。事实上,如果从转型之后的多家教育企业财报来看,如高途、一起教育等,失去K12这个核心营收来源后,其收入都有明显的下滑。

对今年流露出上市意向的字节而言,降本增效也变得愈加重要,虽然仍然还在持续积极招聘,字节其实也已经在暗暗收紧部分业务。

据36氪了解,字节游戏部门目前也正在调整,一位朝夕光年的员工透露,游戏业务也正在裁员,包括101工作室在内的部分游戏工作室被停掉或者合并,他所在的游戏工作室昨天被通知“解体”,原工作室的员工被划分到其他的工作室。

另外,在飞书BU,员工的绩效考核也变得更加严格。有接近飞书的知情人士透露,绩效不合格的都会被优化,且目前非技术新员工给到的考核试用期也变短了,从6个月降到了3个月。

比起几年前大开大合的风格,字节显然低调不少,收缩创新业务,聚焦主营业务,才是如今的重心。而于字节而言,过去可以讲“三年内不考虑盈利”,愿意一直持续投入,而如今,教育能带来的想象力已经变得越来越有限。

多条业务线大裁撤,字节教育回到孵化状态

此前,字节在教育行业,也一直持续着大力投入、烧钱收购、高薪挖人的打法,五年内都计划以每年百亿元的规模持续注资。不过,相比较于其他业务,教育行业并不信奉字节的这套流量逻辑,作为后进者,字节先后开发和收购了几十个产品,还在流量最高的抖音里试水青少年项目,这其中除了如瓜瓜龙、开言英语等少数产品,其他的都没有亮眼表现。

一位接近字节教育的人士曾经向36氪表示,字节收购多款产品之后,不同团队之间的磨合问题很严重,且教育是更偏线下的逻辑,很难发挥字节的优势。

如今,当教育不再有千亿营收的想象空间,过去重金投入却不成正比的实验,可能也的确没有必要再持续下去。但当连拥有最雄厚资金的玩家都退出时,这似乎又再一次折射了在线教育行业里,留下来的玩家还需要经历的漫长阵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