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上海夏季音乐节连续举办13届 爱和音乐是这座城市的幸福所在....

上海夏季音乐节连续举办13届 爱和音乐是这座城市的幸福所在

文章来自:悦闻闻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7-28 15:30:52
阅读:46

1879年,电气工程师毕晓浦在上海点亮了全中国的第一盏电灯,随后上海逐渐成为这片古老大地上最为流光溢彩的地方;同一年,上海交响乐团的前身上海公共乐队成立,音乐、电影等艺术形式,成为上海人在困难时期也不忘的美好生活品质代名词。

上海夏季音乐节连续举办13届 爱和音乐是这座城市的幸福所在

143年后,“第13届上海夏季音乐季——上海医药成就美好开端”的开幕仪式,选择了最简单的“亮灯”动作。这个巧合的“隔空致敬”,跨越百余年,是疫情时期遭遇艰难挑战的上海这座城,文化刻入市民基因的明证,坚韧的上海人,选择了用爱和音乐让这座城恢复活力。“今年遭遇了太多的波折,但音乐节坚持举办,我觉得是我们以及上海人的一种信念。”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说。

困难时期的坚持

因为艺术已融入上海市民血液

如今MISA已经进入最后的高潮阶段:《信谊之夜——张洁敏、和慧与上海交响乐团》音乐会上,两位重磅歌剧女将跨越20年的惺惺相惜,让现场观众一次次响起如雷的掌声;接下来的《上海医药之夜——2022上海夏季音乐节闭幕音乐会》,上海交响乐团将完成由中国音协交响乐团联盟23家院团联合委约的交响音诗《千里江山》的世界首演,这部鸿篇巨制的全国巡演,正是从上海起步。

上海夏季音乐节连续举办13届 爱和音乐是这座城市的幸福所在

在疫情不时来捣乱的当下,要做成这一点并不容易。周平在开幕时接受采访说:“都说一波三折,MISA今年可算是‘折上折’了。”确实,为了能够顺利演出,女高音歌唱家和慧提前了1个多月从欧洲飞回上海“候场”;所有的场次,都经历了能不能进现场观众的反复:20日开幕时还不能进观众,21日获批可进观众了,当晚乐团票务中心的工作人员紧急给所有刚完成退票的观众致电告知,22日“00后”指挥家金郁矿的演出,终于有了第一批观众。

上海夏季音乐节连续举办13届 爱和音乐是这座城市的幸福所在

疫情防控的形势,让乐团和观众都只能尽力去适应这种不确定性。如此折腾,为什么还要坚持举办?甚至还要坚持线下演出?“我们的几场重磅音乐会都选择了更费事的‘空场直播’,是实时演出不是录播,就是为了它一旦获批开线下,能迅速进观众,”周平说,“MISA13岁了,在夏天这样一个季节,把音乐带给上海市民,已经成为了我们和市民的一种默契。”

上海夏季音乐节连续举办13届 爱和音乐是这座城市的幸福所在

事实上,很多市民、乐迷也珍视这样的机会,即使遭遇购票-取消-退票-再购票的折腾,即使上座率的限制是50%,他们依然在得知可以入场后,第一时间赶来聆听音乐会。“因为音乐本来就是治愈人心的。”在中国邮政EMS工作的快递小哥黄琪告诉记者。

在黄浦区复三居委工作的徐招兰不无自豪地说:“我们和交响乐团很有缘,都在有文化底蕴的复兴路上。”她透露,自己所服务的社区里,“像花园公寓、重庆公寓都是上世纪20年代的老房子,疫情期间很多老克勒在小区里吹萨克斯、弹钢琴、唱美声”,“现在可以到现场听音乐会了,大家都非常开心。”

“我走过很多城市,我们上海市民对音乐的热爱,对幸福生活、品质生活的追求,对我来讲印象是非常深刻的,这个城市它有一种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基因。”在解释今年继续支持MISA的原因时,上海医药集团党委副书记、上海医药副总裁赵勇说,“在这座城市受到疫情影响时,确实需要用一种媒介来唤起大家对更好生活的向往,MISA就是这个非常好的媒介。我们上海医药在疫情期间,为整个城市的安全运营做出了一些贡献,医药为人类的身体健康服务,音乐为大家的心灵健康服务,所以再度支持MISA,我们义不容辞、义无反顾,这不仅仅是一个荣耀,更多的是一份责任。”

上海夏季音乐节连续举办13届 爱和音乐是这座城市的幸福所在

期待如常的上海

万花筒般的城市生活应该有爱和音乐

MISA每年都会有一个寓意深刻的艺术装置,今年是一个彩色玻璃与钢结构组成的万花筒。为了接近更多的市民,今年这个装置从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的大堂,挪到了户外,安放在新天地区域。变幻万千的云彩在万花筒上流动,极像上海这座大都市的缤纷生活,也吸引了很多路人驻足打卡。

“这些应该就是我期待的、如常的上海生活吧,”封控期间在药房里闭环工作了近20天的包虹告诉记者,“可以和朋友们聚餐,去旅游,去看电影和演出,想去哪就去哪。”

包虹是利用午休时间来上海医药大厦领取爱心咖啡的。本届MISA期间,组委会和上海医药共同推出了“爱心咖啡屋”活动,在黄浦、徐汇、静安设立了3个点,回馈社会,所有参与抗疫工作的医护人员、各行业保供生产人员、支援方舱和社区的志愿者等等为疫情时期的上海运行作出过贡献的市民,都可以来领取免费咖啡,主办方表示,“你尽心守沪,我赠你一杯咖市温度”。

确实,凡人微光,汇聚成星河。封控期间,用药问题是老百姓高度关注的问题。坚守在某医院内的张柯娜,用柔弱的身躯负责了院内的药品的管理和配送,“一度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大个医院这么多药,满仓库都是货,我去卸货时,送货师傅都同情我,问‘你一个人干这么多?这怎么干?’”在药房打地铺的包虹,每天一睁开眼就是面对着“五六百个订单”,“打印机就在一刻不停地出纸打单,甚至都来不及看。”而封控在药厂生产一线的徐爱国,为了“保牢老百姓肯定需要的药品”,3月27日闭环到全上海解封,“出门的时候穿的羽绒服,回家时已经穿短袖T恤了。”

黄琪和徐招兰,则在彼此的小区里,默默为居民做着奉献。黄琪在做小区志愿者,“帮老人送快递,送老人餐,搬运团购物资,怎样快速有效地分发,也是用的我们物流知识,我觉得很荣幸。”徐招兰睡在居委的办公室里,“最困难的时候,半夜12点多去开会,4点多又起床了,一般的时候,也睡不到6个小时的。”

这些让人肃然起敬的一线工作者说,自己做的事“很多都微不足道”,但能回馈到上海这座城市,“觉得还是有小小的成就感跟自豪感。”

“很多普通市民的凡人善举、坚守岗位,换来了如常的上海,”周平说,今年的MISA没有下选择取消或者是暂停这种“最简单的操作”,也正是因为“有爱和音乐的上海,也才是真正恢复活力的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