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 华夏银行拟定增200亿元 银行溢价补资本或成常态

华夏银行拟定增200亿元 银行溢价补资本或成常态

文章来自:笑尽往事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8-11 22:36:57
阅读:7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记者胡天姣 深圳报道

华夏银行计划实施去年5月公布的200亿元定增预案。

8月9日,华夏银行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不超过200亿元。其中,该行第一大股东首钢集团和第四大股东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拟认购金额分别为50亿元和30亿元。

作为华夏银行的两家大股东,首钢集团和京投集团将按照15.16元/股的价格参与此次定增,与8月8日该行A股股票5.06/元的收盘价格的基准,溢价近200%。

定增是上市银行选择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主要途径之一。在银行股价普遍“破净”的情况下,商业银行溢价增发补充资本已成常态。例如,2021年12月,广州农商银行定向增发溢价超一倍;2021年4月,贵阳银行定增4.38亿股,与二级市场价相比,溢价约37%。

目前,上市银行股票普遍呈“破净”状态,不少银行的市净率长期处于1倍以下,银行股估值仍待修复。

华夏银行溢价定增补充资本

2021年5月,华夏银行公布的200亿定增预案,根据预案,该行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发行不超过15亿股A股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00亿元。华夏银行表示,称此次增发募资旨在提高该行的资本充足率,定增实施后该行资本充足率指标或有所提升。2022年2月、7月,该定增方案依次获得银保监会、证监会的批复同意。

8月9日,华夏银行公布了第一批定增参与者的名单和认购额度。首钢集团和京投公司拟认购该行此次非公开发行的A股股票金额分别为50亿元和30亿元,对应的股份约为3.3亿股和1.98亿股。

该行2022年一季度报显示,截至3月末,第一大股东首钢集团持有华夏银行总股份为31.2亿股,占总股本的20.28%;京投公司持有15.3亿股,持股比例为9.95%,为第四大股东。

对于此次认购,华夏银行本次公告表示,首钢集团、京投公司认购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的A股股票系其看好华夏银行未来发展前景,并希望通过参与本次非公开发行的方式进一步加强与华夏银行之间良好的合作关系。本公司较好的经营情况与稳定的现金分红制度,亦有利于提升其整体盈利水平与资产回报率。

惠誉评级银行分析师薛慧如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华夏银行选择发行二级资本债和定增来分别补充二级资本和核心一级资本,主要是基于其自身资本补充需求以及各资本工具发行难度和成本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考虑的结果。

公告显示,首钢集团、京投公司本次以15.16元/股的价格参与此次定增。对于定增价格,华夏银行定增预案显示,该行定增发行价格为二选一,二者之中择其高者确定为发行价:其一是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普通股股票交易均价的80%,其二是本次发行前公司最近一期末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值。

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华夏银行的每股净资产为15.76元。2022年半年度业绩快报显示,该行的每股净资产为9.02元。

华夏银行财报显示,截至一季度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75%,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1%,资本充足率为12.76%。而在2021年与2020年,华夏银行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为分别为8.78%与8.79%。

此前,华夏银行曾于2008年10月与2019年1月分别完成115.6亿元、292.36亿元定增,溢价分别约108.9%和约53.8%。此外,今年8月5日,华夏银行公告称,已获得证监会同意,发行不超过300亿元二级资本债,并按照有关规定计入二级资本。

银行股“破净”导致溢价增发

上市银行股票如今普遍呈破净,不少银行的市净率长期处于1倍以下。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9日收盘,42家A股上市银行中,仅有6家银行的市净率大于1,36家银行市净率低于1倍,破净率达85%。华夏银行市净率目前为0.33。

溢价增发由此成常态。2021年12月,广州农商银行定向增发13.38亿股内资股,认购价为每股内资股5.89元,与当日港股市场价3.01港元/股相比,溢价超一倍。2021年4月,贵阳银行定增4.38亿股,发行价格为10.27元/股,与二级市场价相比,高价约37%。

目前,银行板块估值仍处于底部。上周,银行指数PB估值跌至0.56,为过去5年来最低位。

不过银行业绩仍较不错。已有十余家城商行/农商行发布上半年业绩快报,其中8家归母净利润增速在20%以上,杭州银行、江苏银行、无锡银行增速超30%。

除定增外,中小银行还通过配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等方式补充资本金。据银保监会披露,受疫情冲击影响,我国银行业今年整体的资本充足率略微有所下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5.02%,较上季末下降0.11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25%,较上季末下降0.10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70%,较上季末下降0.09个百分点。

分银行类别来看,除国有大行资本充足率普遍上升外,股份行、城商行和农商行资本充足率均略有下降。其中,作为银行补充资本的最常用工具,今年上半年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创下新高。兴业研究统计显示,截至6月末商业银行已合计发行3800亿元二级资本债,为历年最高。

薛慧如称,与国有大行相比,中小银行通常由于规模较小和客户基础较弱导致其负债成本较高,因此这些银行往往风险偏好比国有大行更高,体现在风险资产增长较快,高风险资产占比较高,一方面,这将导致其资本消耗较快。

另一方面,薛慧如说,在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其资产质量面临的压力更大,从而影响其盈利能力和内生资本积累能力。从资本补充来看,由于部分中小银行股权结构相对分散,公司治理水平参差不齐,个别银行风险暴露导致市场风险溢价上升,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成本和难度也有所上升。

华夏银行拟定增200亿元 银行溢价补资本或成常态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