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 欧盟“松口”对俄能源制裁,“石油供应危机”至暗时刻已过?....

欧盟“松口”对俄能源制裁,“石油供应危机”至暗时刻已过?

文章来自:财经记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7-25 20:18:00
阅读:67

原标题:欧盟“松口”对俄能源制裁,“石油供应危机”至暗时刻已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吴斌 上海报道

随着欧盟放松对俄制裁,“石油供应危机”已经出现缓和迹象。

在能源危机困扰欧洲之际,欧盟成员国就对俄能源制裁调整达成了一致,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将能够向第三方国家出口石油。

受消息刺激,国际油价再度受到打压,上周已经连续第三周下跌,7月25日美国WTI原油期货一度跌破94美元关口,布伦特原油期货一度跌破97美元关口,随后小幅反弹,不过仍处于100美元关口下方。

除了欧盟放松对俄制裁,近期油价回落还受到多重因素影响。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Joe Perry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上周欧洲央行11年来首次加息,将利率大幅上调50基点。市场担心经济增速放缓会影响终端需求;美国汽油需求也有所降温;利比亚原油产量短期内可能会恢复至120万桶/日,缓解供应紧张情况;全球炼油利润下降也影响炼油厂原油采购意愿。与此同时,供应中断的担忧缓解,挪威上游工人罢工取消,哈萨克斯坦里海管道联盟输油管线业务也恢复正常。

欧盟放松对俄能源制裁

今年早些时候,由于欧盟制裁,禁止保险公司承保俄油货物,维多集团、嘉能可和托克等全球主要石油贸易公司,以及壳牌和道达尔等石油巨头此前已停止与第三方国家交易俄罗斯石油。

而根据最新生效的制裁调整,欧盟公司可以购买俄罗斯海运原油,并将其出口到第三国,相关的付款将不会被禁止。

欧盟在声明中表示:“为了避免对全世界的粮食和能源安全造成任何潜在负面影响,欧盟决定扩大禁令豁免范围,将允许与某些国有实体进行农产品交易以及向第三国运输石油。”

这也意味着,俄罗斯石油出口遇到的阻力会大大减少,石油供应紧张的局面将得到缓解,一度困扰全球的石油供应危机警报也暂时得以解除。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油市可以高枕无忧,美国酝酿的石油价格上限仍可能冲击市场。

美国副财长阿德耶莫将于7月26日至27日前往布鲁塞尔参加欧盟委员会会议,将讨论“俄罗斯石油价格上限方案的设计和实施”。阿德耶莫表示,美国希望在12月之前就限制俄罗斯石油价格达成协议。

对此,俄罗斯央行行长纳比乌琳娜强势回应道:俄罗斯将停止向那些限价的国家出口石油,俄罗斯不会遵守这种限制,而是会将其石油转售给那些没有实施限价的国家。

俄罗斯总统普京也表示,七国集团限制从俄进口石油和对俄石油设置价格上限等提议,只能导致像天然气领域一样的结果,“油价将飙升”。

即使是美国国内也出现了反对声音,美国智库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联席主任Gal Luft警告称,拟议中的对俄罗斯石油设定价格上限是一个“荒谬的想法”,可能会对美国和其他G7国家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一种可能发生的情况是,俄罗斯将限制产量,市场上原油短缺,欧洲人和美国人讨论将俄油价格限定在40美元/桶,而他们将得到的却是140美元/桶的油价。

从历史经验来看,人为控制价格的效果也并不理想。普氏能源资讯前全球市场主管Jorge Montepeque表示,美国试图制定原油价格上限的行为不过是在浪费时间,从历史上看,固定价格行动在高通胀时期屡试屡败,1970年美国试图固定石油价格,英国在80年代试图固定外汇价格,墨西哥试图固定玉米饼价格,但最后都无济于事。

至暗时刻或已过去?

从油市的供给端来看,增产问题其实仍未得到解决。

本月美国总统拜登访问了沙特,最重要的目的之一便是推动沙特增加石油产量。尽管拜登表示对沙特未来几周增产抱有信心,但并未能得到沙特方面任何具体的增产承诺。

欧佩克将在8月3日召开会议,决定是否提高目前的产量配额。但即使届时欧佩克决定进一步增产,对油价的实际影响也料将有限。欧佩克已经计划逐步将产量提高至疫情前的水平,但事实证明,欧佩克就连当前的产量目标都达不到,更别说进一步增产了。

欧佩克各国的闲置产能普遍已经很低,大多数产油国都在以最大产能进行生产,即使是产油大户沙特也落后于生产目标。根据欧佩克的官方数据,沙特6月份将日产量提高了15.9万桶至1059万桶,较其6月份目标低约70万桶。

对于沙特未来的增产潜力,1300万桶/日可能是天花板。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表示,沙特有能力将国内原油产能提高至每天1300万桶,但暂时没有额外的能力将原油产量继续提高。“沙特已宣布将其产能水平提高到每天1300万桶,之后沙特将没有任何额外的产能来增加产量。”

但需要注意的是,1300万桶/日的目标可能需要五年时间才能达成。今年5月,沙特能源部长曾表示,沙特有望在2026年底或2027年初将石油日产量增加至逾1300万桶/日。

虽然供应端问题并未完全解决,但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原油供需矛盾已经显著缓解,近期油价徘徊在100美元关口附近。

Perry对记者表示,衰退担忧仍笼罩市场。在上个CFTC报告周中,投机者将原油净多头减少1.9万手至36.7万手,创下2020年12月以来最低水平。净多头下降主要是因为投机者出于对衰退的担忧而关闭多头头寸。

对比来看,今年早些时候,俄乌冲突一度助推布伦特原油和WTI原油双双突破每桶130美元的高位。但是随着市场对经济衰退的不安情绪升温,油价随后回落,7月中旬两大原油期货甚至一度短暂抹去了俄乌危机后的所有涨幅。

Perry预计,未来油价可能会维持较高波动率。美国总统拜登在访问沙特之后,双方都没有公布任何增产计划。另一方面,对衰退和加息的担忧可能会导致市场情绪受到抑制。

不管怎样,目前接近100美元的油价仍处于近些年来的相对高位。整体来看,未来油市或持续高位震荡,虽有回调空间,但不太可能出现暴跌,低油价时代很难重现。

投资不足将继续成为支撑油价的重要因素。中银国际环球商品市场策略主管傅晓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22年全球范围内对石油、天然气、煤炭等化石能源的投资仍低于2019年疫情前的水平。全球的大趋势是绿色转型,所以在这一大背景下,油气公司对上游的投资其实没有因为油价上涨而相应大幅增加。未来1-3年油气价格可能都会受到投资不足的影响。

运输问题也可能成为未来的一大问题。航运业贸易集团Bimco船运分析师主管Niels Rasmussen表示,今年前六个月全球仅签订了23艘油轮的建造合同,总载重量仅为160万载重吨,比去年下半年还要少近一半。去年下半年建船合同合计为300万吨,已经创下26年来历史最低纪录。

从种种迹象来看,即使俄乌冲突和平解决,全球原油市场仍将饱受一系列供应问题困扰。这也意味着,经济衰退担忧可能会拖累油价回调,但全球很难重回疫情前的“低油价时代”。

、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