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 155万用户的数藏平台“跑路疑云”,杉德支付为其提供服务....

155万用户的数藏平台“跑路疑云”,杉德支付为其提供服务

文章来自:环球情报员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6-06 17:52:00
阅读:12

疑似天穹数APP首页发布的“跑路公告”,但平台称,这是有人PS出来的。

探长注意到,这则疑似跑路宣言的公告背景确实是天穹数藏的APP页面,但探长登陆平台后,发现并没有这则跑路公告。相反,探长看到平台6月6日发布了一则澄清公告,称“近日网络上出现恶意造谣平台跑路的PS图片,平台运作正常;对于恶意造谣的始作俑者,平台正在追查出处。”

155万用户的数藏平台“跑路疑云”,杉德支付为其提供服务

探长注意到,天穹数藏成立时间不到5个月,其运营主体为多行艺术品交易有限公司,企查查显示,后者成立于2022年1月17日,法定代表人为韩有兵,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实缴资本为0。

多行艺术品交易有限公司的公司地址位于海南三亚市吉阳区中环广场1#写字楼2818房,不过,企查查显示,2022年5月9日,三亚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吉阳将该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也就是说,当地工商管理部门联系不到这家公司,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失联”。

再联系上述“跑路”公告,那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155万用户的数藏平台“跑路疑云”,杉德支付为其提供服务

屡屡违规的衫德支付提供支持

天穹数藏成立时间不长,但注册用户数很惊人。平台APP首页显示,其合约地址人数高达155.5万人。探长注意到,天穹数藏在跑路传言中,仍然不断发公告,以空投为诱饵做拉新活动。

155万用户的数藏平台“跑路疑云”,杉德支付为其提供服务

探长尝试注册后充值,发现平台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为衫德支付。平台用户提现的话,通常是24小时后到帐。

企查查显示,衫德支付运营主体为上海杉德支付网络服务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金一亿元人民币,由杉德巍康企业服务有限公司全资成立,总部设于上海,法定代表人为沈树康。

155万用户的数藏平台“跑路疑云”,杉德支付为其提供服务

探长发现,衫德支付特别喜欢和这类艺术品投机类的庞氏平台合作。据媒体报道,杉德支付和一家注册在香港的艺术品拍卖公司“梅兰竹菊艺术品拍卖交易中心”合作,为其提供支付服务。该交易平台号称有国资背景,但被媒体揭露出,其国资背景实际为假国资,颇像当年P2P行业花20万就能买一张假国资门票。

需要注意的是,现在杉德支付为这些投机平台做支付背书,但是,一旦平台跑路,支付公司就会立刻翻脸不认。实际上,杉德支付自身也屡屡因为违规被罚,指望它有操守是不可能的。企查查显示,自2017 年起,杉德支付连续五年受到央行处罚,总罚没金额超过3800万元。仅2021年12月,杉德支付就因4起违规事件收到央行889.4万元的天价罚单,可以说是屡教不改了。

再来看看杉德支付被处罚的理由:1.违反商户管理规定;2.违反清算管理规定;3.违反账户管理规定;4.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可见,为了赚钱,杉德支付什么底线都没有。

杉德支付和天穹数藏这样疯狂炒作的套路平台合作,一旦平台出现风险,你敢指望转入的资金顺利出来吗?

不过,天穹数藏平台运行一直不太稳定。5月初,天穹数藏曾多次出现无法登陆、卡顿、服务器繁忙报错等bug,5月17日,天穹数藏更是被黑客攻击沦陷,很多用户贴出图片称,自己账户内余额突然激增至数百倍,但尝试提现后却无法成功。例如,一名安徽工业大学学生发文称,第一天入天穹就遭遇崩盘,其账户内余额显示为980多万元;另外一名用户帐户余额显示为433万元,该用户提现7.88万元一直显示“提现中”。

155万用户的数藏平台“跑路疑云”,杉德支付为其提供服务

事后,天穹数藏发公告称,平台数据遭遇大量恶意攻击,黑客利用虚假余额购买盗取用户的藏品,导致数据异常,平台已第一时间报警处理。

155万用户的数藏平台“跑路疑云”,杉德支付为其提供服务

一张小图片炒到23万

天穹数藏分为拍卖市场和挂售市场。拍卖市场跟常见的拍卖行一样,竞拍者需要缴纳保证金,但门槛很低,年龄14周岁以上就可以参与。探长发现,拍卖市场中的所谓“艺术品”都是一些平台发行的图片,毫无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可言,但这些小图片被标上了天价拍卖。例如,平台上一张“元-世界-序章”类似年画的小图片标价10万元竞拍;一张元宇方宙的外观酷似星球大战中外星飞船的图片标价23333元;一张激光猫照片标价23333元;一张滑板车的小图片标价599。

155万用户的数藏平台“跑路疑云”,杉德支付为其提供服务155万用户的数藏平台“跑路疑云”,杉德支付为其提供服务

在挂售市场,不少用户挂出了和拍卖市场类似的商品叫卖。例如,元宇方宙有的卖23334元,有的直接挂23.22万元;更离谱的是,一张名为“真帅鸭”的图片挂上了999万的价格;一张大眼蛙挂的价格为23333元。

天穹数藏发行的这些小图片是否真的值数万元到几十万元?探长觉得,只要是个带脑子的正常人,恐怕都会知道答案。那么,天穹数藏为何能把这些小图片炒作到如此疯狂的境地,而且还将用户的年龄放低到了14岁,这是连高中生都不放过啊。

155万用户的数藏平台“跑路疑云”,杉德支付为其提供服务

将小图片当作标准化的证券类产品发行,天穹数藏平台作为一级市场方,直接控制发行数量,发行对象,从而直接操纵二级市场价格;在二级拍卖市场和挂售市场,交易规则不透明,参与者身份合规性成疑,诱导青少年参与波动如此大的、无任何实际价值依托的虚拟证券化炒作,是否符合证券监管和法律规定?退一步说,是否违背了社会基本道德和伦理底线?

探长认为,国家监管部门该立刻出手了,继续放任不管,数字藏品行业乱象必将重蹈2017年虚拟货币市场庞氏骗局泛滥的景象,将导致数百万年轻人上当受骗,也会给国家金融系统造成冲击。

155万用户的数藏平台“跑路疑云”,杉德支付为其提供服务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