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文章来自:天下网商
字体:
发布时间:2021-12-31 11:51:15
阅读:69

作者:胡欣/Z0012133/,一德期货能化分析师

内容摘要

2021年甲醇价格冲高回落,成本先扬后抑,上游利润前高后低,内贸流向两度改变,进口利润反复博弈盈亏,下游除醋酸外利润多数走弱,需求前景难言乐观;国内产能产量继续增加,明年焦炉气甲醇投产较多,进口同比下降明年或可恢复,下游开工前高后低,明年下游投产计划不多,库存较去年显著去化;2022年甲醇平衡表转向宽松,整体供大于求,加之宏观经济氛围不佳,中线或承压下行。

核心观点

国际方面,美联储迫于高通胀压力很可能会加速taper的步伐,市场预计美联储明年上半年将开始加息,大宗商品价格相对承压。

原油方面,明年一季度油市大概率进入累库阶段,油价震荡偏弱可能性较大。

国内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坚持先立后破,高质量发展不仅是质的提升,量的合理增长依然重要,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

供给方面,国内外均有新增产能投放,能耗双控强度将下降,明年进口预计回升。

需求方面,宏观经济下行,终端需求疲软,需求前景难言乐观,但也不排除阶段性有经济政策刺激的可能性。

估值方面,原油震荡偏弱,煤炭价格承压,估值存下跌逻辑。

策略方面,短期延续震荡,中期或承压下行,长期运行区间1800-3000元/吨。

正文

01价格及产业利润回顾

1.1 甲醇价格冲高回落,关注结构转变可能

2021年甲醇价格整体冲高回落,上半年国内价格重心上移,国际价格维持高位运行,下半年国内外价格冲高回落,总体呈现倒“V”型反转走势。一季度,随着疫苗接种疫情缓和,宏观经济回暖,终端需求恢复,原油等大宗商品维持偏强运行,甲醇下游行业利润显著改善,甲醇价格整体重心上移。二季度,市场开始热议“碳中和”概念,煤炭价格大幅上涨,甲醇煤制成本显著抬升,尽管5月中旬后随着下游烯烃全面亏损负反馈,甲醇价格短期有所回落,但6月中旬聚烯烃价格触底反弹,烯烃行业利润快速恢复,甲醇价格再度企稳回升。三季度,煤炭价格进一步大涨,西北煤化工限产加重,9月下旬甲醇价格进入快速上涨期,一方面华东限电部分甲醇库区暂停外运,短期供需错配,另一方面,国庆节前下游抓紧补货,加之叠加能耗双控深化、限气减产、进口缩量等利好预期。四季度,受国庆节期间欧洲天然气暴涨影响,节后甲醇煤制成本及进口成本继续飙涨,推动国内甲醇价格大幅上行,国内多地价格一度超过4000元/吨,但10月中旬后发改委果断出手干预煤炭市场,煤炭价格应声回落,成本塌陷影响下甲醇价格快速回落,11月国内限气减产叠加烯烃重启,甲醇供需有所改善,但进入12月改善进度放缓,加之宏观经济下行,终端需求疲软,甲醇短期维持震荡偏弱格局。

基差、月差方面,同样在10月中旬达到阶段性高点后回落,考虑到四季度价格都是冲高回落的情况,可以参考MA1905合约基差及月差的未来走势,后期重点关注甲醇供需、成本及下游利润变动,看能否从目前远月贴水的back结构转变为远月升水的contango结构。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1.2 成本先扬后抑,利润前高后低

成本方面,受碳中和、能耗双控相关政策影响,2021年前三季度煤炭价格持续上涨,成本推动成为今年甲醇上涨最强支撑。但10月中旬以后,考虑到冬季电厂保供维稳的强烈政治需要,发改委通过价格法对煤炭进行政策性降价调控,“碳中和”等相关概念迅速淡化,甲醇样本成本从10月下旬接近4200元/吨回落至12月初的2660元/吨。考虑到煤炭主产区产量恢复至高位,而下游电厂煤炭库存水平已经达到历史同期最高,且还在继续累库中,因此煤炭现货价格后期仍存在较大下行压力,甲醇煤制成本也不排除再度下行的可能。利润方面,甲醇生产利润2021年前高后低,上半年总体维持正利润水平,但随着成本上移,利润不断走弱,下半年多数时间维持负利润水平,并在今年10月下旬创历史新低,目前利润水平仍维持低位。运费方面,2021年全年内蒙至鲁北运费大致维持在150-350元/吨震荡区间,目前运费水平高于历史同期,一方面与冬季北方雨雪天气路况有关,另一方面考虑到内地库存压力不大,内地工厂可能对未来市场预期较差,仍愿意让利出货。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1.3 内贸流向两度改变,进口利润博弈盈亏

国内贸易方面,2021年沿海到内地价差,上半年以震荡运行为主,下半年经历了先降后涨的过程。上半年,由于内地新增产能,加之沿海进口量偏少,内地货源不断运抵港口补充下游所需,此阶段内地到沿海的甲醇贸易窗口多数时间维持打开状态。下半年,随着甲醇价格上涨,烯烃利润恶化负荷下降,加之外围装置多有恢复,进口量有所增加,9月份起内地到沿海价差持续走弱,国庆节后内地价格逐渐全面升水华东,部分沿海甲醇回流内地,贸易流向发生逆转,但之后随着内地现货价格高位回落,12月份内地价格再度贴水华东,部分内地货源重新流入沿海,贸易流向再度发生改变。

进口贸易方面,2021年全年仅5月、7月、9月、12月存在进口利润,其他月份多数时间进口维持倒挂。今年进口价格高位开年,而国内价格受产能增加影响偏低,因此进口年初起便出现倒挂,后随着国内价格上涨,进口利润有所恢复,但6月后伊朗美金加点大幅增加,进口利润再度转弱,全年经历了多次类似的内外盘价格博弈,目前仍难言进口利润稳定。出口方面,中国到东南亚转口利润今年稳中有升,转口贸易窗口始终打开,但受疫情、运力及外需体量等因素限制,甲醇转口量环比增加,但绝对值有限。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1.4 下游利润多数走弱,需求不佳难言乐观

烯烃利润方面,2021年西北及华东地区甲醇制烯烃利润冲高回落,2月下旬达到年内最高,10月中旬达到年内最低。年初,随原油价格上涨,烯烃下游化工品价格快速上行,而甲醇价格反应相对迟钝,此时烯烃利润大幅上涨。但随后,甲醇价格开始反弹,聚烯烃价格反而因需求疲软等原因高位回落,烯烃利润持续下行,5月份全行业已出现亏损局面,之后聚烯烃随原油价格上涨而触底回升,烯烃利润有所恢复但高度有限。下半年,随着甲醇价格不断上涨,烯烃利润再度下行,9月份开始加速下跌,并在10月初创历史新低,期间沿海及内地多套烯烃装置降负或检修,部分一体化装置停掉烯烃外卖甲醇。10月中旬后,随着煤炭价格下跌,甲醇跟随成本回落,烯烃利润快速回升,但目前来看仍处于历史偏低水平,整体情况难言乐观。

传统需求方面,2021年醋酸利润最为抢眼,年内分别在4月底和9月底两次创历史新高,四季度开始震荡回落,目前绝对利润仍处于历史偏高水平;其他下游受终端需求疲弱影响,整体表现弱势,其中甲醛受下游建材影响较大,利润表现最差,目前处于偏低水平,二甲醚、MTBE利润四季度虽有所回升,但受需求预期所累高度有限,目前也均处于中下水平。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02

基本面分析

2.1 产能产量继续增加,关注焦炉气甲醇投产

2021年,我国甲醇产能增加约7.5%,国内精甲醇产量约为6782万吨,高于去年的6220万吨。其中,甲醇周度平均产量为130万吨,高于去年的119万吨;甲醇月度平均产量为565万吨,高于去年的518万吨;国内甲醇平均开工率70.17%,高于去年的68.09%。2021年我国甲醇产量上升的原因,一方面是新产能投放,据统计2021年我国新增甲醇产能785万吨,且多数投产时间在上半年,国内有效产能基数显著变大,另一方面是国内平均开工率高于去年,尽管今年存在能耗双控的煤制甲醇额外减产,但甲醇价格偏高使得天然气、焦炉气装置持续运行,且今年疫情防控更加到位,四季度前宏观氛围整体向好,利于甲醇的生产和销售。2022年,以焦炉气甲醇为主的新产能会增加,预计产能增幅约3.2%。此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即原料煤转化成含碳化学品部分将从总能耗中扣除,明年的“能耗双控”将侧重于对碳排放总量和强度的“双控”,因此预计国内产量将小幅增加,有望达到6860万吨。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2021年国内甲醇新增产能785万吨,从投产时间上看,一季度投产475万吨,二季度投产280万吨,三季度投产30万吨;从投产地域上看,西北地区投产480万吨,华南地区投产180万吨,华东地区投产75万吨,华北地区投产50万吨;从工艺上看,煤制甲醇投产700万吨,焦炉气制甲醇投产85万吨。2022年,国内甲醇计划新增产能313万吨,从投产时间上看,临涣焦化三期50万吨、宝丰三期40万吨、黑猫一期30万吨预计12月-明年1月可投产,久泰80万吨、鲲鹏33万吨、山西永鑫20万吨预计二季度可投产,河南延化30万吨、沂州焦化三期30万吨预计明年年底可投产;从投产地域上看,西北地区投产183万吨,华东地区投产80万吨,华中地区投产30万吨,华北地区投产20万吨;从工艺上看,焦炉气制甲醇投产170万吨,煤制甲醇投产143万吨。总体看,2022年新产能主要集中在上半年投放,分布在西北地区且以焦炉气制甲醇工艺为主。具体投产情况如下表: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2.2 进口同比下降,明年或可恢复

2021年,我国甲醇进口量同比下降约13.3%,全年进口总量预计1128万吨,低于去年的1301万吨。进口来源国中,1-10月进口量超过60万吨的,从多到少排名分别是伊朗和阿联酋、阿曼、沙特、新西兰、委内瑞拉和特立尼达。今年我国甲醇进口下降,一方面是由于外围装置负荷偏低,上半年受疫情和天然气价格大涨影响,中东、东南亚、南美洲、欧美等地装置缺料频繁检修,直到11月份天然气价格回落后,欧美等地装置负荷才显著恢复,但进入12月份后伊朗装置限气检修量大幅上升,目前ZPC1#165万吨、Kaveh230万吨检修,Bushehr、Kimiya、Sabalan合计495万吨装置负荷不高,后期随时有停车可能;另一方面,中国价格目前仍是全球洼地,今年多数中东非伊、南美洲和东南亚货源都优先选择前往高价区域套利,因此流入我国的非伊船货量持续缩减,再加上疫情的影响,比如最近新冠变异病毒Omicron的威胁以及浙江地区疫情反弹等情况,导致进口海关疫情管控愈发严格,引航员数量捉襟见肘,大大增加了滞港可能性。2022年,天然气价格较今年大概率会有所回落,海外供应将会逐渐恢复到正常水平,我国进口疫情防控及引航员配置将会进一步优化,再加上仍有新产能投放,预计进口量将再度回升至1230万吨左右。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2021年,海外甲醇新增产能435万吨,目前三套装置均已投产,其中伊朗Sabalan165万吨负荷仍偏低,预计明年将提升负荷运行,特立尼达Caribbean100万吨停车检修,美国科氏170万吨正常运行。2022年,预计海外甲醇新增产能495万吨,三套装置均在伊朗且时间均在下半年,其中伊朗Dena165万吨与Sabalan165万吨计划是前后投产。具体投产情况如下表: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2.3 下游开工前高后低,明年投产计划不多

2021年,甲醇下游开工整体呈现前高后低,上半年甲醇下游综合开工平均值为72%,下半年综合开工平均值为62.7%,全年平均值为67.5%,略高于去年全年的67%。其中,烯烃开工79.7%,低于去年的82%;甲醛开工19.9%,高于去年的19%;二甲醚开工18%,低于去年的18.1%;MTBE开工48.5%,高于去年的45.6%;醋酸开工81.3%,高于去年的75.2%。2021年,我国甲醇总需求量约7900万吨,较去年的7490万吨同比增加5.5%,其中烯烃需求占比约50%,甲醛、二甲醚、MTBE、醋酸等传统需求总占比约19%,其他需求占比约31%。总体来看,尽管烯烃需求占比有所下滑,但仍占据甲醇下游的半壁江山,甲醛、二甲醚、MTBE、醋酸等传统需求总占比继续下滑,明年可关注山东联亿200万吨甲醛置换大装置,以及广西华谊70万吨下游配套醋酸装置等的投产情况。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2021年,延长中煤二期60万MTO装置投产,同时配套甲醇产能180万吨。2022年,国内煤/甲醇制烯烃新增产能不多,仅80万吨,涉及甲醇理论需求250万吨。其中,新疆恒友20万吨MTP11月下旬投料试车,但12.3故障停车,重启时间未定,预计需要年外采甲醇70万吨;天津渤化60万吨MTO投产计划再度推迟到明年二季度,今年年底PVC、烧碱等部分下游可能会先进行倒开车。其他,诸如常州富德30万吨MTO、甘肃华亭20万吨MTP、青海大美60万吨MTO等装置,目前暂无重启或投产计划,故暂不计入统计。具体投产情况如下表: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2.4 库存较去年显著去化

2021年,甲醇库存较去年显著去化。总体来看,今年沿海平均库存为90.22万吨,低于去年的116.65万吨;沿海可流通平均库存为20.12万吨,低于去年的31.66万吨;内地平均库存为41.29万吨,低于去年同期的50.36万吨。沿海方面,今年以来我国进口量下降较多,而上半年下游开工提升后维持高位运行,因此上半年沿海库存及可流通库存均呈现震荡下行走势,然而三季度随着下游利润转差,下游开工快速回落,沿海库存及可流通库存出现累积,四季度随着甲醇价格下行,下游利润恢复开工提升,库存再度回落,12月受伊朗限气影响进口下降较多,库存加速去化,目前沿海库存68.65万吨,可流通库存18.5万吨,均处于历史中下水平。内地方面,春节期间物流停滞出现大幅累库,2月库存最高达到54.73万吨,节后受能耗双控影响内地供给受限,库存震荡下行,四季度煤炭价格政策性下调,煤制甲醇装置纷纷重启,加之终端需求走弱,库存持续累积,直至11月以后气头装置进入检修期,国内烯烃装置重启,库存再度回落,目前内地库存43.32万吨,仍处于历史中上水平。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03

后市展望

3.1 平衡表转向宽松,明年整体供大于求

根据季节性规律、检修及新投产预期,我们预估2022年甲醇市场整体供大于求。国产方面,国内产量预期兼顾了新产能投放、气头重启、冬奥会环保限产、春检及能耗双控等多方面因素,明年上半年产量将明显高于今年下半年水平,明年下半年产量则进一步小幅上升;进口方面,考虑到一季度伊朗限气减产,以及气价下调后明年海外装置整体负荷将同比提升,一季度仍维持低进口水平,二季度以后进口将同比提高;需求方面,1月份起冬奥会环保限产对传统下游影响将显现,随后叠加2月份春节假期需求季节性回落,二季度关注天津渤化投产情况,随着下游利润恢复,预计全年需求同比小幅提升。具体数据参考下表: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3.2 宏观经济氛围不佳,甲醇中线承压下行

国际方面,美国劳工部12.10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美CPI同比涨幅进一步攀升至6.8%,创40年来最高通胀记录,美联储迫于高通胀压力很可能会加速taper的步伐,此外市场预计美联储明年上半年将开始加息,2022年加息次数或为3次,因此从流动性收紧的大环境上看,明年全球经济将进入下行通道,终端需求将会受到抑制,大宗商品价格相对承压。

原油方面,OPEC+坚持逐月增产40万桶/日的计划,新冠变异病毒Omicron目前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市场对经济和需求前景的担忧难以消除,明年一季度油市大概率进入累库阶段,油价震荡偏弱可能性较大。

国内方面,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2022年我国经济发展定调,会议指出: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高质量发展不仅是质的提升,量的合理增长依然重要,坚持先立后破,即新经济增长点未全面替代旧经济前,旧经济也需要合理增长;要保证财政支出强度,加快支出进度,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但坚决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要正确认识和把握碳达峰碳中和,不搞运动式减碳,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双控的主体将由能耗量转向碳排放量等。

甲醇方面,供给端,2022年国内外均有新增产能投放,但预计实际增量将低于2021年新增水平,国内能耗双控强度大概率将下降,煤制甲醇负荷将提升,焦炉气甲醇部分新增产能年初将投放,气头甲醇1月份逐渐恢复,春检及冬奥会环保限产仍会存在阶段性影响,此外进口短期受伊朗限气影响下降,但明年进口预计回升;需求端,目前除醋酸外,下游利润均表现不佳,诚志二期、大唐多伦等烯烃装置重启时间未定,传统下游需求叠加春节临近及冬奥会环保限产影响将持续承压,在宏观经济下行终端需求疲软的大环境下,整体市场前景难言乐观,但也不排除阶段性有经济政策刺激的可能性;估值端,原油一季度若累库,或带动化工品氛围转弱,下游利润进一步恶化,则需要上游让利维持生存,而煤炭价格仍承压下行,煤制成本有进一步回落可能,因此上游未来也存在让利空间,从估值角度看中期下跌逻辑通顺。

策略方面,短期一方面国内供给压力较大,需求不佳,另一方面进口减量、库存去化、烯烃有重启可能,因此多空逻辑共存,或延续震荡运行;中期考虑估值下移逻辑,若油、煤价格回落,甲醇将承压下行;长期看仍有政策托底、刚需和成本支撑,预计全年运行区间1800-3000元/吨。

甲醇年报:宏观转弱供大于求,甲醇中线承压下行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