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综艺影视 > 主创回应《杨戬》剧情争议:大家解读不同很正常

主创回应《杨戬》剧情争议:大家解读不同很正常

文章来自:财经新知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8-31 18:27:16
阅读:87

主创回应《杨戬》剧情争议:大家解读不同很正常

上映11天票房破3亿,远超同期另一部好莱坞动画大片,第8天开始蝉联内地票房日冠……尽管遭遇了主创团队所说的“中国影史最短宣发周期”,仅仅提前4天定档,国产动画电影《新神榜:杨戬》还是在院线取得了不错的开局。

作为国漫相对成熟的“封神宇宙”IP新作,影片中炫目的仙岛、神界“加气站”和红绿灯,以及神仙乘坐的古风飞船,编织出了前所未见的中国古风奇幻世界。

不过,惊艳绚丽的视觉效果、极具想象力的打斗场面以及满满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似乎没有抵消部分观众的遗憾。

“杨戬想干嘛?”“玄鸟飞起到底是会天下大乱还是庇佑苍生?”像近几年多部国产动画电影上映后一样,既有影评对剧情产生了疑问,也有观众认为影片已经给出了答案。

导演赵霁表示自己也在关注外界的反馈。他理解每个观众对故事有不同的解读,他“希望未来能够做出让观众觉得特效很好、故事也很好的电影出来”。

出品方追光动画的联合创始人于洲也向观察者网介绍,动画电影的剧本与真人电影的“一锤定音”不同,更多是生产中的一环,《杨戬》的故事可以更好,但也希望观众可以听到关于这部电影不同的声音。

与外界的印象不同,他们在采访中希望淡化“封神宇宙”的概念,也不想执着于成为“中国的皮克斯”。于洲提到,有朋友感觉《杨戬》改变了女儿的欧美动画审美,而影片的观众既包括小朋友,还有“大朋友”……他觉得,“这恰恰是我们的一个使命,通过动画电影的形式,让更多全年龄段的观众都来了解中国自己的神话角色和故事。”

出门得坐飞船,中国神仙也“潮”一回

商周之战一千五百年后,杨戬天眼受损,落魄到以“赏银捕手”为生,直到发现追捕的少年就是他的亲外甥沉香。两代人的“劈山救母”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电影《杨戬》抓住了暑期档的末尾,于8月19日空降院线。导演赵霁说这应该是“中国影史最短的一次宣发周期,提前4天才定档,然后就上了”。

为了让更多观众知道这部电影,采访的前一天,主创团队还去了近期大火的直播间做宣传,满屏的弹幕写着“国漫崛起,幸亏有你”。截至发稿,电影票房累计破3亿,蝉联多日内地票房日冠。8月26日,片方宣布,这部国产动画电影将在北美上映。

《杨戬》延续了前作《新神榜:哪吒重生》的世界观设定,用全新视觉风格构建中国的古典神话世界。

在这个神话世界里,神仙已经不会飞,得坐飞船出行,飞船还得加“油”;神界城市中一应基础设施也是相当齐全,茶馆、赌场、监狱、“加气站”、红绿灯、青铜神兽打印机……凡间社会有的,神界一个也不少。

赵霁说:“我觉得每一代的创作者在阐述神话故事的时候,都应该去努力找到新的表达方式,或者融入更有时代性的视听元素。我们希望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神界,不一样的感受。”

为了“尽一切可能摄取”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制作团队参考了大量古籍文献资料,还实地去陕西历史博物馆和敦煌等地采风,力图充分展现中华传统文化的国风之美。

从主角杨戬的一身装扮上,就能看到扎染工艺的头巾、绣着祥云纹的丝绸白袍和参照古籍设计的木屐……还有取材自敦煌壁画的飞天舞段落,灵感来自商周饕餮纹、北京怀柔野长城等元素的道具、场景。最让人耳目一新的莫过于三维水墨太极图大战,连导演也说这是他“最满意的天马行空”。加上各种神仙打架的名场面,有影评写道,《杨戬》“光特效就值回票价”。

“杨戬想干嘛?”

影片在画风、动作设计、特效等方面做到了国漫顶尖水平,并且成功融入了大量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效果炫酷。但想要撑起“封神宇宙”,剧情是不可或缺的支柱之一。

在不少影评中,这成了《杨戬》的短板,以至于有观众惋惜“用高脚杯喝白开水”。

《杨戬》的主角当然是杨戬,但故事主线是沉香救母。在这个版本中,杨戬不再是反派人物,而是一个挣扎于苍生大义和师徒情谊之间的悲剧英雄。

与沉香要救母,申公豹要复仇等人物强烈的个体意志相比,主角杨戬似乎没有什么内在行为动机,而是串联了一段段剧情。

“杨戬想干嘛?”“斧头到底是用来劈山还是镇山?”“玄鸟飞起到底是会天下大乱还是庇佑苍生?”走出电影院,有人在影评中留下了这样的疑问。也有人写出自己的解读,认为影片已经给出了答案。

赵霁曾在采访中解释自己的创作初衷:“‘新神榜’是一个系列故事,就是希望结合以前大家熟知的故事,延展哪吒、杨戬这些神话人物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

在创作《杨戬》时,团队发现杨戬也曾“劈山救母”,于是想到把它与沉香救母糅合,以杨戬的视角创作新的故事。

除此以外,杨戬的外在形象也是有褒有贬,既被称赞是“史上最帅杨戬”,也被吐槽辨识度不高,和《哪吒重生》中的哪吒、敖丙一个模子。

对于剧情上的争议,赵霁表示,“每个人对故事都有不同的解读,这个我都理解。我们非常重视故事和剧本,也希望在未来能够做出让观众觉得特效、故事都很好的电影。”

电影出品方追光动画的联合创始人于洲说:“大家对影片有不同意见,这非常正常,我们也收到许多观众对剧情的好评。《杨戬》的故事肯定可以更好,这个是无可非议的。我们希望更多观众可以听到关于这部电影不同的声音。”

谈到人物设计,赵霁认为,“审美就是见仁见智,有人喜欢就有人讨厌,我觉得这很正常。”

“一个完整的角色由他的性格、前史等很多东西组成,长相只是其中一部分。我觉得现在塑造的这些角色差异性还是很强的。”

追光动画接连推出《白蛇:缘起》、《白蛇2:青蛇劫起》、《新神榜:哪吒重生》等多部出圈的院线动画电影,与《哪吒之魔童降世》出品方彩条屋一道被称作“国产动画两大厂牌”,被外界赞为“中国皮克斯”。

而“特效强、文戏弱”,几乎成了近年来市场上多部国产动画电影的通病。观众显然还有更高的期待,希望影片能有更成熟的故事讲述技巧。

有网友注意到,在著名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的多部作品中,如《天空之城》、《哈尔的移动城堡》、《千与千寻》等,他本人既是导演也是编剧。像国内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大圣归来》也是如此。外界也好奇,这种剧本运作模式在国产动画电影制作中是否常见?

作为业内人士,于洲向观察者网介绍:“动画电影的导演必须参与故事的创作,导演不见得是唯一的编剧,但应该是编剧之一。”

“这个片子为什么要做动画?怎么发挥动画的优势?故事在创作时就要考虑它的动画性,要求懂动画。”而且动画电影的制作周期比较长,3年、5年、7年都有,所以动画电影基本都是大片。

于洲提及,“与真人电影相比,动画电影剧本的地位是不同的。真人电影是完全按照剧本来拍摄的,但动画电影的剧本是一个中间的生产环节。”

有了剧本后,他们会花9、10个月的时间来创作故事板。动画电影故事板的创作是非常重要的,甚至人物的加减、剧情的修改等都会在故事板制作阶段发生。“这个修改我们就不会再回到剧本环节了,动画制作就从故事板进到下一个环节。”

于洲强调,这些区别并不意味着动画制作公司不重视剧本,剧本和视效当然都重要。“从最开始的概念、大纲到后来的剧本和故事板,动画电影的创作流程非常长,我们在后面的制作环节都在努力改进故事。甚至灯光做完了,我们也会再进行修改,就是为了把故事做得更好。”

于洲透露,有朋友说10岁的女儿以前比较喜欢欧美作品,他觉得《杨戬》改变了女儿的审美,特别是《洛神赋》飞天舞那段,“非常非常震撼”。还有好多家长说,很多小朋友不了解中国的神话人物和故事,甚至有人不知道“杨戬”的“戬”字怎么念,不知道二郎神就叫杨戬。

“这也无可厚非,因为他们没有机会接触。所以我想这也是我们的一个使命,就是通过动画电影的形式,让更多的全年龄段的观众了解和喜欢我们中国自己的神话角色和故事。”

“中国皮克斯?我们不希望成为‘中国的某某’”

事实上,自2015年《大圣归来》一炮而红,国产动画电影才算打开市场。但是近两年受疫情冲击,电影行业不景气,国漫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2019年,全国电影总票房增至642.66亿元。2020年,这一数据为204.17亿元,但历史上首年成为全球票房最高的电影市场,并在2021年恢复到了472.58亿元。

其中,频频登陆春节档的“熊出没”系列票房表现不俗,成为国产低幼动画的代表,被媒体评价“印证了低幼动画钱好赚的业内共识”。

于洲透露,前两年游戏行业最鼎盛的时候,许多动画电影人才都流入了游戏行业。但是现在,“动画电影其实相对还好,制作团队也相对稳定。目前元宇宙、虚拟形象也吸引更多的资本流进来,所以对动画电影的发展前景,我们还是比较乐观的。”

不过他坦言,从整个行业来说,国产动画电影还没有达到一个工业化的生产模式。大多还是导演工作室的方式,特点是花几年时间做一部电影,也没有完整的、全流程的创作制作体系,而是选择外包。

他说,追光动画的目标观众同时包括年轻观众和家庭观众,是目前行业内唯一一家能每年上映一部电影的动画公司,这是基于他们工业化的创作制作体系。“行业整体来说还是发展比较快,但距离工业化,我们还有一段路需要去努力。”

与外界的印象不同,两位主创在采访中希望淡化“执着于创造‘封神宇宙’”的概念。在谈到近年来市场上多部国产动画电影都是围绕中国传统文化IP展开,以及影片题材的多元化问题时,导演赵霁提到了《杨戬》片尾彩蛋预告的《长安三万里》。这部新作将以李白为主角,是一个全新的题材。

他解释说,此前的多部电影都是2016年、2017年的项目,并不代表业内没有新题材,只是需要花时间做出来。

谈到外界对“中国皮克斯”的期许,以及国产动漫与日本、美国等国的差距,导演赵霁认为,追光到现在是第9年,而皮克斯已经是近30年的国际顶级动画制作公司。抛开经验上的差距,皮克斯随便一部动画电影的预算是追光动画的10倍,创作人员是后者的2倍到3倍。“从这个角度来说,追光能够保证每年持续产出一部动画电影,这件事情本身就是非常了不起的。”

于洲也提到了国产动画电影与全球头部动画公司在资源投入上的巨大差距,“从1995年到去年,皮克斯在这26年时间里应该是上映了25部电影,差不多一年一部。追光也是一年一部,但皮克斯目前有1200多人,我们只有280人。”

“就《杨戬》来说,我们的制作品质在不断缩小与皮克斯、迪士尼之间的差距。我们从《白蛇:缘起》开始就探索不同的风格,因为东方的表演和‘好莱坞式的夸张’是有很大不同的。”

他说,追光动画从未以“中国皮克斯”自比,“我们不希望成为‘中国的某某’,因为这样你好像一直追在别人后面。”

不过,他补充道,“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国产动画在不断进步,另一方面也在不断学习,因为国外同行们在艺术和技术上也在不断进步。”